返回

秋之回忆之从今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啊,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冷淡呢~」

    「」

    「我并不是对你冷淡。」

    「我只是回到了平常的心态而已,不这么做不行。」

    「你懂吗?」

    「平常吗什么样的状态才叫平常?」

    「在那个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不是吗?」

    打从一开始我就不是那么喜欢你的

    这就是祈所渴求的平常吗

    到此为止了是吧。

    「最后请再让我问你一件事就好。」

    我站在音乐教室的大门前,转身回头向祈问道。

    「像萤姊一样的音色,是怎样的音色?」

    「」

    「这样子啊,再见。」

    回归平常,是吗?

    那当然了,即使不如此希望,总有一天也会自己倒回去

    的。

    时间,既是如此残酷又是如此善解人意呢。

    话说回来,祈这家伙最后还是耍起牛脾气来了。

    结果是不管我怎么苦口婆心地劝她,祈依然选择把我拒

    之于千里之外吗?

    人心也不过是说变就变的东西而已吗?

    就连原本内心奉为绝对真实的存在,也可以在一瞬之间

    让它荡然无存。

    如果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存在的话

    那我也来清算两人之间的回忆吧。

    回顾每一个属于我和她的回忆之后,再一个个逐次把它

    封印起来。

    当我完成所有回忆的封印时,我才能真正地彻底摆脱有

    关祈的一切吧。

    如果这就是她的希望的话,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虽然中午回到了家,可是又不喜欢一个人闷着,所以决

    定傍晚时前去打工。

    其实本来今天我应该是休班的,但也没什么事,还是去

    工作吧!

    况且静流姊自己也说过现在人手不足。

    偏偏在途中必经的中央公园里,又让我撞见了不想看到

    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老是要约在这个公园里头碰面啊

    真希望他们能选别的地方见面。

    该不会是故意要让我看到的吧?

    想归想,远远看过去,那两个人现在相处的样子,说不

    上感觉很融洽。

    反而看起来还更像是在争执着些什么事情似的。

    祈像是在强调什么事情一样,拼着小命和飞田扉大呼小

    叫的样子。

    从祈平时那副小女生的模样,实在很难想像她现在竟然

    敢顶撞那个飞田扉。

    以扉那种个性来看,不管祈费尽心思说了什么,大概都

    只会被当别有意图吧?

    祈她现在的努力也只是白费力气。

    「白费力气?

    难道祈会有什么事,希望扉能对她有所回报?」

    为何我会突然想起这种念头呢?

    祈喜欢上扉这种天方夜谭。

    会有可能发生吗?

    反正,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吗?

    祈也明白地跟我这么说过了。

    我为了不让他们两人发现到我经过,所以特地绕了一圈

    远路,离开了现场。

    「唉唷,欢迎回来。」

    收工返家之后,惹人厌的声音迎面向我招呼而来。

    「汪汪!」

    看样子,这家伙才刚刚带着正午去散步回来。

    「你要先吃晚餐呢?还是先去洗澡?」

    「我两边都不干,我要睡了。」

    跟信纠缠下去只会没完没了,所以我擦个身闪回房间。

    「呼」

    今天真是心情沉重的一天啊。

    「我好不容易才准备好晚餐的耶。」

    「」

    「喂!

    不要默不作声的,就跑到别人的房间里来好不好!」

    「以前不是有什么大杂院的吗?」

    「什么?」

    又突然开始胡说八道些什么了?

    「在江户时代,武士以外的平民百姓,几乎都是定居在

    大杂院里的。」

    又在卖弄得意的日本文化知识吗?

    「所谓的大杂院,就是把一间大房子,分隔出许多房间

    来,也就是说跟这间公寓意思是没什么两样的。」

    「住在同一栋大杂院的人们,就当彼此是家人一样喔。

    厕所还是水井也都一起共用,彼此之间是比自己的双亲

    还要恐怖的监护人呢。」

    「对吧?」

    「对你的大头啦!」

    「也就是说,只要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形同自己的

    家人的意思。」

    信嘴巴边说着,边打开冰箱翻了起来。

    「你也差不多该停止这种来别人家里翻冰箱觅食的行为

    了吧!」

    「还有,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小祈喔。」

    「喔,是吗?」

    「她竟然跟一个意想不到的家伙混在一起,让我吓了一

    跳呢。」

    意想不到的家伙,难不成?

    「你知道那家伙吗?」

    「你说的那家伙是指托比?你和他很熟吗?」

    「托比是谁?我说的可是叫飞田扉的人耶。」

    「对啊,所以不就是托比吗?」

    (扉的日语发音:托比拉)

    「」

    那家伙,被叫做托比吗?

    对一个个性愤世嫉俗的人而言,这还真是个可爱的昵称

    啊。

    我向信谈起,小时候自己曾和扉在同一个育幼院长大的

    往事。

    「嘿,原来你是被收养的啊。」

    「这点小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吧。

    倒是你也说些关于他的事来听听。」

    关于他最近的消息,我并不是很清楚。

    他到底在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事。

    「也没有啦,虽然这家伙有一阵子似乎插手惹上了什么

    麻烦事的样子,最近倒是没捅出什么纰漏。」

    「你也很清楚才对吧?虽说他外表看起来是那副鬼样子

    ,但其实不是什么坏蛋。」

    「是吗?」

    信似乎还挺信赖扉这个人的。

    这就是所谓男人的友情吗?

    「哈哈-原来是这回事,我终于知道了。」

    「什么啦?」

    「我说你啊,该不会小祈被托比抢走了吧?」

    「并没有这回事。」

    「那就是小祈在暗恋他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为何祈会暗恋他。」

    信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一个人嗤嗤地鬼笑。

    反正不关自己的家务事,所以当作好戏在看吗?

    「不过还真叫人吃惊,小祈竟会喜欢托比呀,还真是令

    人意外的一对啊。」

    「」

    「可是万一小祈真的有打算让托比也喜欢上自己的话,

    那可有的她辛苦了,搞不好会是一段得不到回报的苦恋

    呢。」

    得不到回报吗?

    想到这,连自己也吃了一惊。

    如果祈是为了这段不可能得到回报的恋情,所以才不惜

    抛弃一切的话

    我开始觉得这样的事情也并非不可能发生。

    因为,也没有其它比这更说得过去的解释了。

    「」

    胸口感到一阵刺痛。

    所以我阻止自己往更深的方面去想像。

    今早把我从睡梦中唤醒的不是闹钟,

    而是响个不停的手机。

    看了一下时间,也才刚过七点。</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