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秋之回忆之从今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跟你说不可以再这么悠哉下去了!」

    开口就把我的生活一口气全部否定掉吗?

    「难得的休假日,就让我在家里放轻松过一整天,有什

    么不好吗?请别连我生活中仅剩的一点安逸,都要剥夺

    走。」

    「我不是指这回事!」

    「不好意思,现在我正忙着炒姜丝炒肉耶。」

    「无姜可用了耶-」

    (日语音近)

    太差了!这个双关语真的是逊到不行!

    我真的是错看你了,萤姊!

    「如果你以为我会这样就放过你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

    了!」

    「可是再放着不管的话,肉会焦掉的。」

    「猪肉什么的先放一边不管!」

    你的意思是说,猪肉焦掉也无所谓吗-!?

    「我真的是无法相信啦-!」

    我也没办法相信你这个人了。

    「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是小祈的事啦,你再好好地劝她一次。」

    搞什么啊,原来是这回事吗?

    「我已经跟她谈过了,不过她只有冷冷的回应而已。」

    「只尝试一次就放弃是不行的唷。」

    「虽然是这么说啦。」

    「真是的-小祈的事,你一点都不会担心吗?」

    「这我」

    不管我担不担心她

    反正祈她现在打从心底疏远我,我又能替她做什么呢?

    「没多久以前,我答应小祈指导她练琴时,她还一副十

    分高兴的样子呢。」

    「可是她却突然说不弹钢琴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理由

    的啦!」

    「所以拜托你好吗?查出她放弃钢琴的真正原因,想办

    法帮帮她吧,小祈她现在一定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烦恼吗

    假设那个烦恼真的存在的话,我想应该跟那家伙是脱离

    不了关系的吧?

    「一蹴!」

    这下只要我不回答ok,萤姊就不打算饶过我的样子。

    可以的话,真想一口拒绝啊实在拿她没辄。

    「我知道了啦,可是我得不厌其烦地向你声明,就算我

    这个前男友说破了嘴,她应该也不会当一回事的唷?」

    「这样子的话,我教你一招如何言归于好的秘技吧。」

    「首先呢,故意在小祈的面前装作不小心掉了手机。」

    「什么?」

    「如此一来,小祈会把它捡起来没错吧?这样的话,事

    情就胜券在握了!」

    什么事情胜券在握啊?

    「小祈一定会在登波离桥上向一蹴你告白的!我敢向你

    拍胸脯保证!」

    向我保证个头啦。

    「好好啦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个作战我想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去执行的吧。

    「那你好好加油罗,再见!」

    「啊叫我加油吗?」

    加油以后,事情又能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啊!我的姜丝炒肉烧焦了-!」

    蔓延了整个房间的烟雾和焦味,一直到隔天早上才总算

    散去。

    虽说我是受萤姊所托,才跑学校一趟来看看情况,但仔

    细想想,其实可以见到祈的可能性并非百分之百。

    因为她同样也是可以自由到校的三年级生,况且她若真

    的已经放弃钢琴的话,没有理由还特地来学校。

    才大清早,我就跑去祈的教室前东张西望。

    不过却没见着祈的踪影。

    刚好中谷人在教室,便向他打听了一下消息。

    「陵?没看她在教室里耶,不过她的桌上放着书包,

    所以应该有来学校吧。」

    看来是老早就已经来学校报到的样子。

    对祈这个赖床鬼而言,实在是颇为难得的一件事。

    「谢啦,中谷。」

    向中谷答谢后,我凭着自己的感觉,朝音乐教室的方向

    前进。

    随着自己逐渐接近音乐教室的脚步,我也确信了刚才的

    预感是正确的。

    因为可以微微地听到音乐从教室传来。

    是钢琴声。

    而且,我可以断定。

    这正是祈一直以来爱不释手的曲子。

    刹时,我陷入一股彷佛回到了过去的错觉。

    还在交往的期间,每当放学时分,我总是一边聆听着这

    个熟悉的音色,一边走在前往音乐教室的走廊上。

    因为放学之后,我们两个必定约在音乐教室碰头。

    由我去接在音乐教室弹钢琴的祈一起回家,算是每天必

    做的功课。

    祈这家伙,不是说再也不弹钢琴了吗?

    果然最后还是决定收回之前说的话吗?

    这么早的时间就来到学校。

    不就宛如像是在故意避人耳目吗?

    我抱着满肚子的疑问,从门的小窗中望进去。

    祈她

    一脸非常悲痛的表情弹奏着钢琴。

    看到祈的表情,我的身体一时之间变得无法动弹。

    为什么

    你明明是那么地热爱钢琴啊。

    为什么,要用那副悲痛的表情,

    来弹奏你最喜欢的钢琴呢?

    让我看到你那痛苦的表情之后,我岂能继续欺骗自己的

    内心下去?

    我还能抑制住心中那股沸腾不已的情绪吗?

    祈啊。

    我是真心想帮助你呀。

    如果你真的被心事所困,我也想替你付出一点心力呀。

    虽然我过去总是不停地在逃避,也不断地欺骗着自己的

    内心,可是我承认,直到现在我还是依然忘不了你呀。

    难道我真的不能被你接受吗!

    我再也无法折磨自己看着祈那一脸沉痛的表情,身体便

    当场跌坐了下来。

    在这任谁也不会经过的走廊。

    我背靠着墙壁,精神恍惚地听着祈弹奏的琴声。

    从走廊的窗内,看得见早晨的青空。

    冬天的天空就像玻璃一样,

    看起来乾净清澈,

    连一朵云的踪影也没有。

    在琴声和充满透明感的天空的包围之下,

    忽然感觉,眼泪像是快要溢出我的眼眶一样。

    如果我的心可以像外头天空一样,变得清澈透明的话,

    不知该有多好啊。

    祈啊,你一边弹着那首曲子的时候,又一边祈祷着什么

    样的事情呢?

    这是否代表着你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吗?

    曲子终于结束了。

    整个走廊被一股沉静感笼罩住。

    上前吧。

    不管她是摆出多么悲痛的表情。

    我也要笑着站在她的面前。

    我站起身来,再一次从门缝观察里面的状况。

    祈依旧坐在钢琴前面,动也不动。

    虽然视线朝着下方,不过并不是在看键盘。

    只是盯着自己的手看。

    到底是在看什么呢?

    无论如何,我还是下定决心打开音乐教室的大门。

    「!」

    祈像是吓了一跳似的,抬起头来。

    一注意到开门的是我,便把手上的东西塞进了口袋里。

    看来应该是不想让我看见的东西。

    「guten men,赖床鬼。」

    (德语:早安。)

    「为为什么」

    「这句话我才想问你呢,竟然一个人,从大清早就跑来

    这里,鬼鬼祟祟地弹着钢琴。」

    祈像是被人说中心事般,尴尬地低头不语。

    「真是见外啊,我就知道你会选择留下来弹钢琴没错吧

    ?是这样的话,那你也早说不就没事了嘛。」

    「害我昨天还被萤姊凶巴巴地吼着,叫我更认真点来劝

    你回心转意呢~」

    这时祈就像是在否定我的说词般似的,阖上了琴盖。

    「我从没想过改变心意。」

    「可是你刚刚」

    「这是我最后一首曲子。」

    从祈的口气里头听不出任何一丝犹豫。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弹了。」

    我只能叹息。

    当祈脾气开始固执起来的时候,要说服她听话,不是一

    件轻松简单的事。

    「嗯,你不弹钢琴是带有什么意义存在吗?

    或者是说,你有什么无法继续弹琴的理由吗?」

    「你不要再耍嘴皮子了。」

    冷漠的言语。

    化成一把无形的武器,深深地刺进我的胸膛。

    让我不禁心生怯意。

    「我并没有,我现在不就很认真地在问你理由吗?」

    「」

    不想回答,是吗?

    「可以放弃得这么乾脆,原来你对钢琴的执着,也只有

    这么一点的程度而已吗?」

    「」

    真拿她没办法,先搬出往事缓和一下气氛吧。

    「对了,你开始接触钢琴的理由是什么来着?是不是因

    为憧憬萤姊的关系?」

    「钢琴本身我是从小时候就开始接触了。」

    祈用微弱到几乎快听不见的声音,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松了一口气,继续现在的话题。

    「可是你也是等高中入学之后,才开始认真朝钢琴发展

    的,没错吧?」

    「嗯。」

    「为什么呢?」

    「理由就是如一蹴你刚刚所说的。」

    「因为憧憬萤姊?」

    「因为我也想弹出像萤姊一样的音色。」

    对我这个门外汉而言,差别在哪是一点也听不出来

    「喔喔,听起来还颇有专业的架式嘛,酷喔。」

    我的一番玩笑话,结果,

    也只是彻底落个自讨没趣的下场。

    「那个愿望后来实现了吗?」

    「没有,我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没有意义是指什么事情失去意义了呢?

    「嗯会是和萤姊发生了什么摩擦吗?」

    「你想太多了,萤学姊她一直很替我担心,我心里对学

    姊也觉得很过意不去。」

    「那原因到底是什么?」

    「」

    「喂,你真的想半途而废就这样放弃吗?这不就是所谓

    的大敌当前,临阵脱逃--」

    「一蹴。」

    祈打断了我才说到一半的话。

    「我说了,这件事跟你无关。」

    又是一记闷棍。

    冷漠的言语,不停地刺进我的胸口。

    感觉我的态度就快崩溃,内心将要决堤了。

    我拼命保持镇定。

    如果跟我没有关系的话

    又会跟谁有关呢?

    果然还是那家伙吗

    「哈哈哈,这下可麻烦了。如果不能成功让你回心转意

    的话,回去我得遭受萤姊的『冷笑话100连发之酷刑

    』的惩罚呢-」

    「所以啊,麻烦就当作是帮我一个忙。」

    「一蹴你」

    「啥?」

    「一蹴你不是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忘记我的事吗?」

    「那不是正好吗,反正我们两人已经踏上彼此互不相干

    的人生道路不如你就忘了我吧。」

    我的脑袋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记。

    「我我什么时候忘记过你了!」

    不行,我得忍住啊。

    别板着一张脸,快笑啊。

    死缠烂打

    就此放弃</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