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秋之回忆之从今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这首曲子我有听过。」

    「嗯,因为这是首名曲。」

    「曲名是什么?」

    「少女的祈祷」

    「太巧合了吧,在弹少女的。」

    「啊哈哈,嗯~」

    「少女是在祈祷什么呢?」

    「咦?这个嘛~该怎么说呢」

    祈一脸认真地烦恼着该如何解释。

    其实我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用不着为了回答我的问题

    想破脑袋。

    过没多久,祈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真希望能一直像这样弹着钢琴呢。」

    「这样啊,你要在音乐教室过夜吗?还真有热诚啊~」

    「才不是呢!」

    「什么!?不只是单纯打算过夜,而是计画长期住下,

    占据音乐教室吗!?」

    「我没这么说」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和你交往的我该怎么办啊!?

    我一定会受不了这里的啊!」

    「」

    「拜托你,别真的打算搬进音乐教室,一天待上一个小

    时左右就好了。」

    「 嘿嘿,我知道了,这没问题。」

    祈带点高兴又腼腆的表情,像是恶作剧似的,向我吐出

    舌头。

    「其实我已经向扫晴娘许愿了呢。」

    「让你住进音乐教室吗?」

    「就说不是这样了嘛,不想跟你讲了啦!」

    闹起别扭了。

    唉,只好稍微安抚她一下吧。

    「还真不愧是扫娘晴娃娃呢。」

    「不对啦,是扫晴娘啦!」

    「收晴娘?」

    「扫 晴 娘」

    「扫娘晴!」

    「晴扫娘! 咦~~?」

    说过想要永远弹琴的祈,现在却抛下钢琴再也不弹了。

    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吗?

    「回家吧。」

    结论是不管我怎么想,也没办法理解祈的想法。

    先回家一趟,等到夕阳西下再出门打工。

    当我一如往常,打算抄小路走进中央公园的时候。

    「唷。」

    冷不防地被人叫住了。

    回头看到叫住我的人,心里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是飞田扉。

    「好久不见了呢。」

    「」

    「两个礼拜前,偶然在这里撞见过你一次。所以便在这

    里等着,想说有没机会再见到你呢。」

    等着见我?

    究竟有何目的?

    「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了,前几天才见过你的身影。

    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要宣扬出来的好。

    我迅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状况。

    没见着祈的身影,今天两人没有在一起吗?

    总之,我大胆地向扉表现出开心的模样。

    「啊啊,我当然记得你了!飞田扉对吧!

    好久不见了呢。」

    状似亲密地拍了拍扉的肩膀。

    「之前都在哪里干些什么大事啊?我还挺担心你的喔?

    大概十年前左右的样子吧,突然你人就不见踪影,不知

    上哪去了。」

    「你回去看过了吗?过去接受院长老师那

    么多的照顾,至少也该去问候一下吧。」

    忽然

    还没来得及反应,扉忽然一把抓起我的胸襟。

    「你在鬼笑个什么劲!」

    「干干什么啦」

    「你不知道我守在这里等你的原因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放开我啦!」

    「开什么玩笑!

    难不成你真的以为,事情发生过就可以算了啊?」

    「我叫你放手是没听懂吗!」

    「快住手!」

    突然插进来的,正是祈。

    不惜一头散发的,拉开我和扉两个人。

    「拜托你,不要这样!」

    祈开口请求的对象,

    不是我,而是飞田扉。

    祈,你又和扉约好两人出来见面了吗?

    你的立场是跟扉站在一起,而不是我吗?

    「喀」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到现在还是在憎恨这个世界

    吗?」

    「你自己倒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逃避嘛。」

    那个时候?

    「不要再说了!」

    我被祈的尖叫声给吓到了。

    我过去从没看过她像现在这样,嘶声大喊。

    「求求你,赶快走吧一蹴。」

    「」

    我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我抱着满肚子的疑虑,转身离开了他们。

    总觉得,所有事情都麻烦透了。

    真希望别把我扯进什么麻烦事里。

    我一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今天打工休假。

    所以能做的事也只有上学一途了。

    明明一点干劲也提不起来,为什么我还是得跑学校一趟

    不可呢

    一早就心情郁闷。

    可以的话,今天真不想和祈碰面。

    越是不想和她见面,上天越是给你撞个正着。

    既然都碰上了,也不能就这么装作没看见,我只好向祈

    露出一脸暧昧的笑容。

    「唷,昨天真是吓我一跳呢。」

    「」

    「你之前就和那家伙认识了啊?」

    「嗯嗯最近刚认识的。」

    「凑巧我和他以前在育幼院可是混一起的呢,这个世界

    还真小啊-」

    「嗯,这我知道」

    祈知道这件往事吗

    是扉告诉她的?

    「真令人怀念呐,以前我和他两人没事老爱打架,他这

    个人真的是很难应付耶。」

    当然这些话都是骗人的。

    虽然小时候和他的确是在同一所育幼院长大,不过我们

    之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

    「唉,要我形容他的话,他就好比一根吧。」

    「咦?」

    「意思就是说,把它丢了心里会觉得可惜,可是送进嘴

    里吃起来又没什么味道,怎么应付都不是。」

    「你如果要和扉交往的话,他这点脾气最好赶快记在心

    里喔。」

    「那个。」

    祈一脸困惑的样子。

    嗯~是我举例太艰涩了吗?

    「用别的事情来比喻的话,对了他就像一部二十年

    前的义大利车?不好,这举例有点怪怪的」

    「有了,他就好比一个只会找机会耍冷的搞笑艺人

    吧,也就是只要依照搞笑话题的不同--」

    「我已经听够了。」

    「咦?」

    「你不要再说了。」

    「」

    「你不用强迫自己这样子来逃避话题,用不着掩饰自己

    的心情也没有关系」

    「哈哈,你在胡说什」

    「我十分清楚每当一蹴说话变得那么饶舌时,到底是抱

    着什么样的心情。」

    也就是我没有必要强开玩笑的意思吗?

    现在的我,在祈的眼中看起来,一定相当滑稽吧?

    「你不需要对我的事情顾虑那么多,也无所谓。」

    「再见」

    祈说完自己的感受后,便转身小跑步离去了。

    和内心表里不一的言词,冻结在虚无飘渺的空间里。

    没有办法传达到任何人的耳里。

    这个道理我当然一清二楚。

    只是,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一路欺骗着自己走来的,现在

    我又有什么办法?

    当我正在做姜丝炒肉当晚餐时,手机响了起来。

    会是谁啊?

    没有显示名字,根本不晓得是谁打来的。

    「喂?」

    「啊,是一蹴吗?」

    「你哪位?」

    「真是的-!你怎么还能这么悠哉啊!」

    「给我报上名来!」

    这回我模仿起越后屋大吼了起来。

    「是我啦-萤!」

    「是萤姊?」

    真诡异啊,是萤姊打来的,为何手机萤幕上面会没有显

    示名字呢?

    啊,对了!因为我才刚换了新手机,电话簿里还没有登

    录萤姊的手机号码。

    「喂,你有没有听到啊!?」

    「啥?那个,你刚说什么?」</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