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秋之回忆之从今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一天,我心爱的她,轻声地对我说,她想见我。

    不想去人多的地方。

    只想在无人的教堂中,送我情人节的巧克力。

    看着夕阳。

    不久,下雨了。

    冰冷的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没撑伞的两人身上,淋湿

    了我们的衣服。

    即使如此,她还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祈?」

    陵祈,这是她的名字。

    「唔,一蹴。」

    鹭泽一蹴,

    这是我的名字。

    「雨,何时才会停呢?」

    「快停了吧,总不会一直下个不停的。」

    「」

    「快进去吧,小心着凉。」

    「别再这样了!」

    「?」

    「对不起」

    「呃,怎么了?忽然跟我说对不起」

    「对不起」

    一直到刚刚为止,我们两个还是很要好的。

    一直到刚刚为止,她还温柔地对我微笑着。

    我们交往的这两年半来,一直没有变过。

    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我真的不明白,我只是呆呆地看

    着她的双眼。

    「我再也受不了了!」

    「所以,我们」

    「分手吧?」

    「祈」

    「分手吧」

    「呃,你在说什么?」

    「你是开玩笑的吧?」

    她,没有笑。

    「以后,我会忘了一蹴」

    「所以,一蹴你,也忘了我吧」

    「为什么」

    「」

    然而她却别开了视线。

    「一开始我就不是那么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她飞也似的,转身离去。

    我追上去握住她的手,她露出悲伤的神情望着我。

    「掰掰」

    只说了这句话。

    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我竟没有力气去追了。

    大雨中,只留下一个心碎的人。

    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实际的感觉。

    没有感觉到失恋的痛苦,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

    脑海中,一片混乱。

    大概是在雨中站了太久,淋了太多雨水的缘故吧。

    冬天的雨,又冰又冷。

    那种彻骨的冷,有如我的胸口被挖了一个洞,痛到没有

    感觉。

    有种预感。

    在一瞬间忽然出现的预感,虽然我假装不去在意,但确

    实存在着。

    从昨天就已经开始了

    柔和的琴音包围着我。

    随着那悦耳的琴音,我逐渐进入了梦乡。

    在琴音与微醺的感觉中,我有一种幸福感。

    蒙胧中,扰人清梦的钟声忽然大响。

    「唔唔嗯」

    醒过来一看,这里是学校的音乐教室。

    除了我自己和正在演奏钢琴的人以外,没有别人。

    咦?

    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睡着呢?

    「早啊,一蹴。」

    祈一边演奏着钢琴,一边微笑地望着我。

    「呃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中午了呢!」

    「中午!?」

    「你真是的,从早上一直睡到中午。」

    啊~我想起来了。

    我到学校后,就直接跑到这里来了。

    然后就开始听祈弹琴

    琴音真是绝佳的摇篮曲。

    一直听下去的话,真的是会很快睡着的。

    我总是哄她说,

    「你的琴声有让人不知不觉睡着的魔力」

    其实根本是我自己想睡。

    「你真是太厉害了,可以从早上弹钢琴弹到现在」

    「也没有啦,我看到一蹴你睡着了,就静静看你睡觉的

    样子,不敢吵你唷~」

    「是喔。」

    我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钢琴旁边。

    「唔~睡得好饱!」

    之所以有时间在这玩这种小把戏,是因为大考快到了,

    现在是自由到校的状态。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为了大考正在努力。

    如果把这种事说给那些考生听到,我大概会被他们

    绞死吧。

    「脸红了一大块唷~」

    「嗯?」

    「你睡到脸红了一大片了呢!嘻嘻嘻~」

    看着我的脸,祈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自己还不是睡到头发都乱了!」

    呵,随便说说而已。

    「咦?真的吗?」

    祈停止弹琴,急忙整理起自己的一头长发。

    「? !我头发哪里乱了?」

    她当真了。

    这家伙每次睡觉都把头发弄得乱乱的,我这么说是当然

    的。

    我走到祈的背后,用手指抚平她的长发。

    「呵,好了。」

    「谢谢~」

    我很喜欢像这样开祈的玩笑。

    「话说回来,你的头发也太长了吧!」

    「记得有人跟我说过喜欢长头发的?」

    「谁说的?」

    「就是一蹴你啊,所以我才把头发留那么长的。」

    她毫不害羞地说出这令人脸红的话。

    毕竟我们已经交往了两年半。

    「不是啦,我没有说不喜欢啦!」

    为什么总是讲出让我吃惊的话来?这女孩!

    「嘻嘻,谢谢!」

    这次她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

    表情真是多变。

    「呼呢~」

    祈从喉咙发出可爱的嗲声,然后忽然捏住了我的鼻子。

    「」

    「呜,你住手啊~呼呜呜呜。」

    我立即对她说,

    「你可不可以改掉这个爱捏我鼻子的坏习惯啦?」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祈跟我闹着玩时,总是喜欢这样捏

    着我的鼻子。

    这真是件麻烦的事。

    「咦?什~么?」

    她一边说「什~么?」,一边放开了手。

    我抬起了头,甩开了祈捏着我鼻子的那只手。

    「呼-!」

    趁这时候大大吸了一大口气。

    「为什么你老爱这样捏我啊?」

    「咦,也没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还那么爱捏我的鼻子。」

    哇!不妙了。

    我好像口气太重了。

    「一蹴是诗人啊!」

    我哪里是?

    「但是没有和季节相关的辞句。」

    「现在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如果你要这样讲的话,那信一定会笑我们两个人是『

    笨蛋情侣』啦!」

    「可是」

    「没有可是但是的啦,总之以后你不要再捏我了

    尤其是在别人面前。」

    「」

    「嗯嗯。」

    「呼呢~」

    祈一边说好,一边又捏住了我的鼻子。

    甩开,她捏几次我就甩开几次!

    「够了喔,我要回去了啦!」

    因为大考将近,所以来学校也不用上课。

    教室变成了温习功课的自修室,暂时不管理学生的出缺

    席状况,就算温习功课到天亮再回家也无妨。

    祈盖上了钢琴盖,扭扭捏捏地靠近我。

    「那个,一蹴,人家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要捏我鼻子的话,不要!」

    「不是啦!」

    「就是那个第二颗钮扣给我好吗?」

    「啊?什么钮扣?」

    「一蹴你制服上面的第二颗钮扣啦!」

    啊,没说明也不要紧的。

    「我知道这个习俗啦,但是为什么你这么急着要?」

    时间上真是有点早啦!离毕业典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人家就是很想要那个呃,不行吗?」

    「所以你现在就要?」

    「现在就要。」

    真是难以捉摸的个性啊~

    「呼,真拿你没办法。」

    「可以吗?真的要给我?」

    「你都开口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嘻嘻嘻。」

    她笑得一脸灿烂,然后手又朝着我的鼻子过来了。

    这次我闪开了。

    也罢,我看到她一脸高兴的样子,让我更想跟她继续共

    同走下去。

    而且,可以拿到心爱的人制服上的第二颗钮扣,是一种

    很幸福的感觉。

    我伸手准备摘下自己制服上的钮扣

    「等等,你说上衣的第二颗钮扣,是指哪一颗啊!?」

    我们学校的男生制服,只有两个钮扣而已。

    「那那就,上面那颗钮扣可以吗?」

    祈只顾着要我的钮扣,却没仔细想到这点。

    「上面算是第一颗钮扣吧?」

    「但是,是最靠近你心脏的地方啊!」

    我不懂她的意思。

    「这就是为什么要第二颗钮扣的由来。」

    喔喔,原来如此。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要上面第二颗钮扣的习俗,真是

    有点怪。

    「怎么办啦?人家想要的是第二颗钮扣啦」

    祈看起来有点难过的样子。

    我最无法抵抗祈的这种表情。

    「总之,我会给你就是了。」

    「」

    「」

    就这样,我制服前面的钮扣没了。

    我把上衣的两颗钮扣都交到祈的手中。

    「拿去吧~你这偷心贼。」

    离毕业还有一个月,我要穿着这身制服过一个月

    这下麻烦了。

    「真是的!好啦,先借我吧。」

    钮扣都已经拿给她了,祈又对着我伸出手来。

    「我没有钮扣了啦!」

    「不是啦,我先帮你缝钮扣上去,衣服脱下来借我缝一

    下。」

    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针线包,拿出一个替

    代的扣子出来。

    「你还真有心呢~」

    「呵呵~」

    不过,与其这样花费时间缝扣子,还不如等到毕业典礼

    后再跟我拿不就好了。

    只剩一个多月而已。

    奇怪的家伙。

    我坐在祈的旁边,让她缝我的制服,一边悠闲地望着窗

    外的蓝天。

    冬季的天空,格外的澄澈。

    一片云也没有。

    我和祈继续过着平稳甜蜜的日子。

    像这样其实也很不错。

    我的手指,玩弄着祈的长发,把它卷成一卷一卷的。

    「唔,一蹴?」

    「?」

    「我的头发?」

    「头发?」

    「你一直卷人家的头发玩」

    「卷?」

    「嗯,没事啦。」

    「这样卷着你的头发,让我有种平静的感觉呢。」

    「」

    「平静的感觉?」

    「怎么了?」

    「呵呵~」

    该不会又想要偷袭我的鼻子了吧!

    我机警地把祈伸过来的手挡了回去。

    「太天真了。」

    我夸张地大笑,代表我的胜利。

    祈只好乖乖地回去缝我的制服。

    我也继续玩着祈的长发。

    外面隐约传来学生们的嘻闹声。

    应该是一二年级的学生午休时间吧。

    「人家偶尔也会想对一蹴你胡闹一下嘛~」

    「别闹啦。」

    「不过一蹴你说归说,人还是很好的,这点我是知道的

    喔~」

    又讲这种肉麻话了。

    「啊!有缺角!」

    「嗯?」

    「扣子啊,一蹴的扣子上,缺了一个角啊。」

    这么说来,好像是上面的扣子,不知道在哪里撞到了,

    缺了一个角。

    「好,缝好罗~」

    「thank you!」

    我从祈手上接过制服穿上。

    两颗新钮扣稳稳地贴在我制服上面。

    「那,这个有缺角的旧钮扣我就拿走了喔?」

    「你确定要吗?与其拿个不齐全的钮扣,还不如拿新的

    好。」

    「嗯,这个就好。」

    「」

    祈彷佛要把钮扣用两手包起来一样,握得好紧。

    「???」

    就好像,好不容易见着双亲的女儿,再也不愿意放手。

    看她似乎很孤寂的样子,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安。

    「祈?」

    「」

    「要回去了吗?」

    祈站了起来。

    剩我一个人坐着。

    是我多心了吗?现在祈的神情,似乎</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