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脉天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954章 圣界使者 树敌无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传送阵那边的段天到达秘密基地之后,迅速毁掉了传送阵,这边的人再强横,亦是无法感应到段天现在的位置了。

    这数道强横的气息之人望着传送阵,虽然都身披灰白色袍子,看不到面目,但眼神中皆是露出巨大的伢色。

    当中一人道“这人跑的好快,我竟然没有锁定到他的气息,距离我太远了,若是我们早一刻查到此地,这人绝对跑不掉了。好精妙的传送阵啊,我估计几乎有四百万里了,已经是此界压力之下传送阵的极限了。谁有这个手段在这里建立这样一座巨型传送阵?真是疏忽,在我们眼皮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传送阵存在。若是派出精锐突击总部,可是一件麻烦事。”

    旁边一人道“人妖蛮魔等族应该是没有这个实力,况且他们建立传送阵又如何?谁敢来此?我们总部的防御岂是他们能攻破的。我觉得大有可能是翼族人,这些家伙表面上说不来此界了,但实际上依旧惦记着此界。这里距离我们本部还有二十多万里,的确使我们大意了,当然此阵隐秘性也足够好。”

    另一人道“不管是谁,此番可是闯了大祸了。谁胆子如此大,竟然敢击悍然攻击特使分身,若是找不到人,天尊大人都无法承担这个后果了。”

    当中一人道“大家不用惊慌,公羊乾并非真正的特使,他只是替小侯爷打个前站而已,小侯爷的分身要过一段时间才会降临,他还有许多界面要去呢。公羊乾无非是借这个机会为自己多捞点好处。他从圣界带来了不少东西,高价卖给了八大护法,大赚特赚。但他自己技不如人,怪得了谁。”

    “他本尊也不过是小侯爷面前一条狗而已,若论地位,还远不如天尊大人的老祖,有什么好担心的。天尊大人的老祖是侯府大将军,公羊乾不过小侯爷亲卫而已,就算其本尊死了,也无需天尊大人担心,更何况不过一具分身而已。再说现在也是生死未知,说不定只是被人制住而已。不过话说回来,此界高手一旦出手,绝不会留下此人的,否则任何种族都吃不消我们的报复,这家伙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另一人道“可是公羊乾似乎深得小侯爷的喜爱啊,来到此界后,根本目中无人,骄横狂妄,连我们都看不起,活该被人击杀。为何这人被干掉了,我反而觉得很开心。”

    当中一人道“话虽是如此,但小侯爷深知公羊乾的性格,还派此人来,说明的确是很喜爱他,毕竟此人的姐姐是明玄宫的人,而且是小侯爷极为喜爱的宠妃。我们不得不给小侯爷一个交代,否则小侯爷说不定会怀疑是我们看他不爽而出手的。”

    “打狗也需看主人,他死在别人手里,天尊大人自然会替我们挡住一切,但若是被小侯爷怀疑是我们动的手,那就麻烦了。好在这家伙的分身修为一般般,又自大无知,以为下界之人都是软柿子,此界能够杀他的也不是没有,也不大会怀疑到我们头上。真是可气,我还在策划如何暗中干掉这家伙,但想不到竟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这家伙身上还有一些宝物没有卖出去,此界的人根本买不起,对我们也是大有用途的,真是可惜啊。”

    另一人道“这人虽然修为在此界不算最顶尖,但毕竟是圣界来人,法宝功法都远非此界可比,几大护法也不比他厉害多少。况且他若要跑,借助秘法应该是毫无问题的啊,他应该不会傻乎乎的去和别人决斗吧。现在竟然连示警叫唤我们都来不及,更不要说逃跑了,到底是何人出手?此界谁有如此实力?”

    当中一人道“他这身躯强悍无比,就算是绝灭子也未必能够轻易摧毁。而且绝灭子和我们有约定,不会进入此地的。公羊乾最后传给我的消息是似乎一片红光,我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应该是某种攻击直接摧毁了他的神魂,这也是他最大的弱点,恰好被人家抓住。此界很少有这样的法宝,或许正是天尊大人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东西,我们立刻将此事上报天尊,请天尊大人定夺。若真是天尊大人要找的东西的话,那我们也算是大功一件。走。”

    段天耗费全力,又承受巨大的传送压力,逃回秘密基地之后,立刻吞服了大量的灵丹,敖离立刻在身后传过来一道精纯的灵力,帮助段天恢复。

    良久之后,段天方才长吁一口气,道“真是好险啊。”

    敖离道“你怎么了,难道你遇到了八方风雨楼的人?”

    段天道“不错,我还击杀了那人,不得不迅速逃跑,差一点就跑不出来了。”

    敖离俏目闪过巨大的惊讶之色,道“你竟然杀了八方风雨楼的人,真是胆大包天啊。不过还是你厉害,就算是八方风雨楼的人也不是你对手。按道理而言,在那里出入的八方风雨楼的人至少也是化神修为啊,你是如何做到的?”

    段天道“运气好运气好,差点就被那人杀了。幸亏有传送阵,可惜,这座传送阵废了,以后再也不能用了。”

    敖离道“毁掉一座传送阵没关系,大不了以后不再去了。此番幸好没有被他们发现什么把柄,我们神不知鬼不觉遁出四百多万里,谁也查不到我们。”

    段天道“恩,此事差点连累离儿,我真是过意不去。”

    敖离道“和我如此客气干什么,你自己倒是要小心,切莫被人知道此事,否则可能绝灭子前辈也保不住你。”

    段天道“这我自然知道。”

    花费两三年时间方才完全复原之后,两人从秘密基地传送到卧龙山脉,敖离和巨柱军团汇合,依依惜别之后,段天便又返回秘密基地,随后启程赶回人族。

    望着漫天风沙中,远去的段天那孤傲的背影,敖离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这样的男人,灿烂的笑容和明媚的眼神中,尽管掩饰的极好,但她还是能够发现一丝深深的忧郁,那一抹似乎永远都抹不去的忧郁,让人见之心伤。

    将自己的一切都压抑住,展示给别人的永远是阳光,到底是在承受什么样的困难和压力?

    他到底有多少秘密?为何自己这身体他能够医治好?难道他真是梦中神龙?

    连八方风雨楼的高手都能击杀,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厉害?

    虽然她心中有一些猜测,但却又不确定,原本她也是擅长谋断推演之人,但遇到段天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无法以常理来推论,让人根本猜测不出段天下一步到底会如何行动。

    直到段天背影完全消失之后,敖离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心中一痛,差点跌倒在地。抹去眼中隐现的泪痕,敖离随即又变得清冷起来,率领部队返回领地。

    身后的部下都从未见过敖离这等表情,心中虽然明白一些什么,但也不敢有任何表示。

    再度花费十多年时间赶路,段天终于是返回到远州,原本想去寻觅林动儿,看看距离进入八方天昊神宫的时间快到了,暗叹一口气,只得作罢,下次再来吧。

    直接返回到妙真门,准备略作休整之后,便去中州和澹台若云等人汇合。

    在圣界某处地方,一人怒道“竟然将本座分身的本命玉石给炼化了,这小子短短数百年便有了如此修为?果然是有些门道。本座正愁寻不到你,既然炼化了本座分身的本命玉石,便可以凭借气息找到你了。”

    “我这精选的分身也完全培育好了,正好来取你性命。小子,你等着,若你身上真有那宝贝的话,那可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啊。哈哈,枉费那么多人耗费那么多精力,却想不到会落到我手上。”

    在圣界巫族某处,一个面色淡金的瘦削少年咆哮道“什么人,竟然将本座一具分身给收了,真是胆大包天。本座四具分身去下界探路,这一具被收掉的虽然修为最低,但品质最好,而且去的界面也是实力最弱的,就算是这个界面最强者要击杀我,也没这么简单啊。按道理不是遇到了强人,否则分身也肯定会联络本座啊,难道是被偷袭而死的?敢偷袭我,除了他们,还有何人?本座定要去小侯爷那里讨个说法。”

    “我这分身可是小侯爷亲赐的百炼灵金炼制的啊,日后是要当做本命分身来培育的,不要说下界绝无如此至宝,就算是本界,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啊。定然是下界那帮家伙觊觎本座分身的材料而下的手。绝对是这样的,我一定要去小侯爷那里说清楚,就算是大将军也得补偿我的损失。”

    “这一次亏大了,我全部积蓄都收购了此界物资卖到下界去了,这具分身那里至少有两成财富,现在一分一毫都未收回,还平白损失一具最宝贵的分身,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一定要下去找这人,要是被我找到你,定要让你受尽我巫族所有酷刑。”

    段天当然能够想到雪玉吞天蚺和这神秘人的本尊会来报复他,但既然做了,也没有退路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反正敌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了。而且自己做的也足够隐秘,他们未必能够寻到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