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梁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四四章 起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贩缓了口气,既然那贵公子愿意给钱,就说明他并没有看自己不顺眼,自己的摊子应该也不会被砸。  .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又让小贩感慨自己实在是太天真,官宦人家的公子哥玩弄自己这样的小商小贩的手段简直是信手拈来——让小贩心生这样感慨的全都是因为王承恩递来的这一两银子。

    小贩卖的臭豆腐一份也就几文钱,一整天都不见得能有一两银子的营业额,现在对面这个管家模样的人物直接给了自己一两银子的巨款,而且最最关键的是,寻常那种有钱人出手阔绰之后必然会说的那句“不用找了”并没有出现。

    这其实只不过是王承恩因为揣摩错了圣意,正处在震惊当中,忘记了这原本应该随口一说的话罢了。

    既然这样,小贩知道自己现在就必须要把剩下的钱找给对方,不然的话人家就有了正大光明地收拾自己的理由,就是见了官也是人家有理,谁让你出来做生意不准备零钱的?

    但是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零钱”,整个豆腐摊恐怕也就勉强值一两银子,但就算自己想把豆腐摊给人家,人家肯定也不会要的啊。

    小贩有心说一句“区区几块臭豆腐不值几个钱,就算是我请客”这样的话,但又不敢,生怕会让那两个贵公子觉得被自己瞧不起了,那样就更加又教训自己的借口了。

    要是把这一两银子切开,留下自己臭豆腐的部分,剩下的再找给对方呢?这样也不现实,毕竟自己臭豆腐的钱实在是太少,估计也就值这块银子表面磨下来的一点碎末……

    总而言之,小贩知道自己算是招惹了这两个贵公子了,不管要不要这个钱,今天都逃不了被砸来摊子,狠狠收拾一顿的下场了。

    就在小贩左右为难的时候,忽然听到那个贵公子又说了一句“再赏十两银子”,这一瞬间就让小贩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原来那公子没有说“不用找了”不是因为想要戏弄自己,而是打算再多赏自己一些银子!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小贩的心情经历了狂风暴雨般的大起大落,此刻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小贩此时也不敢奢望能得到十两银子的赏银,连连摆手推辞道:“公子这颗使不得,几块豆腐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怎么敢要公子您这么多的钱!”

    “还是古代人民风淳朴啊,明明大的银子放到了眼前却不要,这样的事放在后世,那简直想都不敢想的……”萧木当然不知道小贩之前心里的煎熬,心中感慨起了古人的忠厚善良,那小贩越推辞,萧木就越觉得这个人道德品质高尚,就越想赏他银子。

    “你这豆腐味道不错,公子我满意得很。”萧木先是像电视剧里那种有钱公子哥那样说道,然后又换上了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而且你刚才给我讲了不少事,这些银子受之无愧,你就拿着吧!”

    随即萧木又转过身来对王承恩还有锦衣卫护卫们说道:“这个店家买的臭豆腐味道确实不错,你们不妨也尝尝,今后也好好关照一下他的生意。”

    说罢,也不再理会那个小贩的推辞,萧木便直接扬长而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萧木的自我感觉也是十分良好,有了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感觉。

    小贩机械而熟练地包好了十来个人份的臭豆腐递给王承恩等人,王承恩等人见皇上已经离开马上就要走远,当然没有心情再继续跟这个小贩穷耗,把十两银子直接塞到小贩的手里,留下了一句“贵人赏你的你就赶紧拿着,不要不识抬举”之后,一行人就解除了对这个摊子的包围,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包臭豆腐,一边遵照萧木的命令吃着,一边匆匆地追着走远的萧木去了。

    臭豆腐摊终于重见天日,但那小贩却很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大起大落中缓过神来。直到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小贩才终于回到了现实,随即心中就是一阵狂喜——这可是十两银子啊,自己累死累活,卖上两年的臭豆腐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有了这银子,足够将来给儿子娶媳妇的了!

    有道是“富贵险中求”,想来这小贩对这句话肯定有了全新的,深刻认识。

    十两银子对小贩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但对于萧木来讲根本不知一提,转眼就把它忘在了脑后。

    此时的萧木正在呆,因为他对林檎感兴的东西一点也不感兴,或者说有一点厌恶。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林檎正在跟一个店家讨价还价,而她想要买的东西,恰恰就是一个鸡毛掸子。

    说是讨价还价,但实际上一直是那个店家完全占据了主动,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林檎则是被这个鸡毛掸子完全吸引,时不时地附和两句,就连“太贵了,便宜点吧”这样的话也是象征性地说了两句,根本没有一点力度。

    林檎这样的表现当然被店家抓了个正着,那店家把这鸡毛掸子夸上了天,吹的天花乱坠,一个普通的鸡毛掸子到了他的嘴里,一会是王母娘娘当年蟠桃会上拿过的神物,一会又是佘老太君教育杨六郎用过的东西,公子您跟这神物有缘,一般人给再多的钱我也不卖云云,说得在一旁直打哈欠的萧木都快要当真了。

    最后林檎以二两银子的“公道价格”买下了这个鸡毛掸子,不得不说,这个鸡毛掸子的卖相确实不错,通体的羽毛都是同样的颜色,看起来是挺漂亮的——萧木根本不知道怎么分辨鸡毛掸子的好坏,反正总之就是从表面上来看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不过这个鸡毛掸子再怎么好看,萧木对它也喜欢不上来,毕竟自己的头正是被林檎用这个东西敲过了好几次,萧木觉得最近自己的脑子都不像以前那么聪明了,肯定是被这个东西敲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